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柴也愚 > 正文

沁柠传:这个郡主要被选妃侍寝了。_情感文章

时间:2020-10-16来源:无限王牌网

  关注“凉子姑娘”,认识超正的自己

  三观超正的,都关注了凉子

  文字:凉子 排版:凉子

  第一章:这个郡主有点太太太太太怂怂怂怂了!

  第二章:现如今皇桑要纳妃子,都比登天还难!

  随祝老将军入主内院的,不是旁人,正是刚从下启赶来上京的上尚公子。

  上尚公子原本也是皇族一脉,只可惜早年他的父亲不爱权贵只爱美人,娶了尚家千金后,就脱了黄带子,携妻南到了下启之地,再不做皇族之人。

  携妻南下没多久,就生了这位上尚公子。这娃说来也是和大宁的璇学有缘,怀胎时,就有璇学大师指点。生了之后,第二年就被玄学派抱去,成了大弟子。现在已然是玄学派代表了。

  再来瞧这位公子,面容俊俏,皮肤白皙嫩滑,果然还是南方的水养人,把男子都能养得这般俊俏。他身穿青色长衣,袖口上绣着淡绿竹,腰间别一根短笛,随意自然。

  夜色风霜,上尚公子喝了一盏茶,转身又瞧上了老将军房内春居图,“将军这幅写意画,倒是好生有趣,笔触了得,怎奈何这落叶之处,竟被小孩无意添了很多败笔涂鸦。”

  “那是小女添来玩闹的”,老将军已经如坐针毡了,奈何公子却一副无关紧要的表情。

  “啊呀,你别跟我卖关子了,你伯父我已经快要挂掉了。”

  上尚公子抿嘴一笑,”伯父,您这可是少了当年的风范,就这点家事,您就如此了。“

  ”这可比打仗难多了。“

  他放下茶杯,掏出腰间的短笛递给老将军,“这是很珍贵的骨笛,将军的小女,应该会喜欢此物的。方才见过,长大很多了,虽是个女娃,却被你养出了男娃的气质。”

  老将军无奈收下,“公子。”

  “我知道我知道,其实这件事很简单啊,老将军您怎么就不知变通呢?”上尚公子盯着那幅春居图,“宵朝想纳妃,无非就是想娶了您的小女,您这边都配合上了,自然是许诺的。既然这样,保密不保密的还有意义吗?您是做戏,伯母蒙在鼓里,您大可以把计划告诉伯母,此事是不是,就解决了。”

  “可,皇上说了此事保密,更何况,纳妾本就是破了楚家规矩,你伯母知道,怕是.....”

  “伯父啊,您到底是不了解女人,这女人不就都以自家利益为重,以自家夫君为重吗?这婚姻和陪伴,不就是夫唱妇随嘛。”

  祝老将军在那尴尬了,这倒也是办法,事情讲清楚,此事就好办了。只是楚连翘的态度,他摸不透。都说女人是神奇的动物,他猜不透楚连翘现在闹别扭,是为了楚家规矩,还是为了他的纳妾,负了她的等待。

  上尚公子取下春居图,装进盒子内,心满意足,“伯父,这画我带走了,有眼缘得很呐。”

  他转身又摸了一把骨笛,“此物和伯父小女的双鱼玉佩一样,都是绝世好物。我送给她,自然是有道理的,您切记,让她常带骨笛。”

  “这是为何?”

  “凡是出现在这世俗中的物件,都癫痫病吃什么药治的好有各自相克的物件,也都有各自相克的人,两生相克,”他又补充一句,“没事练练音律也是极好的。”

  上尚公子推门欲出,被老将军喊住,“不去宫内看看皇上?”

  “我一闲散之人,还是去竹林吹吹笛子,赏赏画来得快活咯。”

  之后,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。

  不出三秒,他又杀回院内,“伯父,您的小女闺名是?”

  祝将军一脸嫌弃的盯着他,“祝沁柠。”

  “沁人心脾,柠月如风,好名字!”

  祝老将军在院内来回转了几圈,终于迈开步子,进了楚连翘的门。

  再说这上京,最近风声可有意思了。

  官宦子弟,都等着看祝家保了两朝的风范和英气是如何灭亡的。而楚家呢,更是几条命令的往祝家身上绑。

  “楚家这条规矩是老祖宗定下的,绝对不能破!”

  和皇家有点牵扯的,私底下的八卦风已经吹开了,摸牌打趣时,祝家这股风,成了唯一的乐子。

  “祝将军纳妾,说不定另有隐情。”

  “先看看风声吧,太后那边也跟得紧,她巴不得有人破了这规矩,好给皇上塞人。”

  “那可不,据说这好多未出阁的,都已经在偷偷学选秀的礼仪了。”

  “那咱们皇上,可有得忙了,夜夜笙歌啊哈哈哈......”

  轩洛子走在央沉道上,前方在穿过一片杉树林,过了余柳街,就能看到祝府大门。和他并排走着的,是沁柠的小丫鬟果子,穿着男装。身后跟着的,是他的小随从罗一,牵着一匹棕褐色的马。

  果子委屈巴巴的讲,“师父,郡主这一晚,估计急得都没入睡。”

  轩洛子未曾搭话,继续朝前走。

  果子又讲,“师父,您许久不来上京,没发现鼓楼重修了,钟楼那边新搭了戏台子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果子觉得无趣,再没讲话。从到东篱山,再到下山来到上京,她和这个师父讲的话,不超过十句。早年见他时,觉得冷漠无情,她都是怕这个师父的。后来跟着郡主接触几次,发现这男人,就是外冷内热,随即也就不怕了。

  只是这么硬生生的的尬聊,也是无趣。

  后面的罗一实在看不下去,小跑几步缓解尴尬,一脸兴奋,“果子姑娘,你都不知道,我都在东篱山快憋坏了,我想吃包子,想吃糖人,还想看杂耍!都说上京的杂耍最好看了!”

  “哈哈,我们上京这块地,包子最好吃,糖人最甜,杂耍自然也是最好看的,赶明我们和郡主一起出来。”

  果子还划重点一句,悄悄地说,“不能带你这个师父!”

  罗一也凑耳边悄悄说,“其实我师父,好玩的很。”

  轩洛子冷不丁一句,“走路。”

  三人并排,暗戳戳的朝前走,穿过杉树林,刚到余柳街,三五名女子,穿着妖艳,飞奔而来,嘴里喊着,“公子,你好帅啊!”

  轩洛子确实帅,如果说上尚公子是阴柔的帅,那么,轩洛子,则是那种阳刚干净的好看。一身黑色长衣,腰间无任何点缀。北京儿童癫痫治疗医院单眼皮、菱角分明的鼻梁,眼神冷漠,无任何温度。

  宵朝身上有王者之气。

  上尚公子身上有闲云野鹤之气。

  而轩洛子身上,有江湖之气。

  轩洛子退后一步,在女子靠近之时,拔出剑,“何方妖物!”

  “公子太帅了,我们跟了好几条街,抄近路来的,公子可否留个联系方式,将来方便联络啊。”

  果子先看不下去了,“联络个毛啊,你们一个个的,不遵守妇道,跑来这丢人,去去去,赶紧离开,这帅男,是祝府的客人。”

  众女子一听,皆下去。

  轩洛子收回剑,叹口气,“罗一,这上京,往后少走动。”

  说完,他以最快脚步朝前方走去,罗一做了个鬼脸,暗戳戳的跟在身后。

  轩洛子是从侧门进去的,这门是素日里下人们外出采购时走动的门。他每每来到祝府,从不走大门。

  到了沁柠的柠风院,他还未喝一盏茶,沁柠就从里屋飞奔而出,“师父——我想死你了!”

  她不顾旁人眼神,直接挂在轩洛子的脖子上,双腿勾住他的腰。她本身轻盈,轩洛子双手腾空,做出尴尬之举。

  他略微尴尬,“柠儿,这举动,有失风范。”

  沁柠这性格,她才不管这些,“师父我真的想死你了。上次一别,我就再没见过你咧,你看你,就我这么一个徒弟,还这般对我无情无义,不管不顾。”

  她又抓起轩洛子的脸,四下揉捏,东扯一下耳朵,右揪一下鼻子,“我看看我看看,师父最近瘦了瘦了,这肤色瞧着也不健康了。”

  果子偷笑,凑到罗一耳边,“我看你师父这冷漠劲,就适合我们家郡主给好好治治。”

  轩洛子无奈,“你先下来。”

  沁柠跳下来,一脸兴奋,“师父来到上京,心情可好?”

  “不好,”她坐在石凳上,端起新上的茶倒入茶杯,“不好,一遇妖女,二遇妖徒,糟透了。”

  “妖徒是我,妖女是谁?”

  “不知。”

  他又补充一句,“叫我来所谓何事?”

  “果子没告知你?”

  “说了。”

  沁柠一脸愁云,“那师父你看,这事如何是好。”

  轩洛子还未开头,柠风院门处,楚连翘和祝老将军一并来了。楚连翘面色红润,心情相当不错,她的手,还搀扶着祝老将军。

  “轩师父来了。”祝将军问候轩洛子。

  “娘?您?”

  “娘好啦,身体倍棒,”看到轩洛子,楚连翘一脸亲切,“柠儿师父来啦,怎不来主院通报一声,东篱山远,师父下山一次不易,你这丫头,也不提前告知娘,我好准备酒菜。”

  轩洛子起身行礼,“每次来都很叨扰,这次为别的琐事而来,凑着看看柠儿和老将军。”

  楚连翘按住轩洛子,两人一同坐下,“师父客气了,小女幼年承蒙师父救命,才逃了劫难,师父来到府上,就是府上的贵客。”

  轩洛子一笑,“就怕这贵客,才不治疗儿童治疗癫痫病有哪些药?敢来,夫人往后对我就和柠儿一样随意就好。”

  “娘您好了?爹爹......爹爹不纳妾了?”

  楚连翘瞪了一眼沁柠,“谁说不纳妾了,娘病了一场,什么都想通了,这纳妾,是肯定要给你爹爹纳的。你爹爹没个儿子,纳个妾室进门,说不定还能生个儿子。”

  沁柠简直惊呆了楚连翘的这番话,呆呆的摇头,“娘咧娘咧,我的娘咧,疯了疯了疯了,这番话有毒啊。”

  “怎得有毒,人都选好了,待先生选个吉日,就迎进门,赐冬华阁住。”

  祝老将军坐在那,这如意算盘打的,一团和气啊。老将军此时心里窃喜的很,果然还是上尚公子这注意好,就得夫唱妇随。那晚楚连翘听了老将军的这番话,简直是鲤鱼打挺般的复活,一听是当今圣上要娶沁柠下的这么一步棋,更是欢喜雀跃。

  果然,婚姻的女人,都为子女和夫君做思量,娘家那点不成文的规矩,都成了飘在天上的浮云。

  只能图个好看,实则不中用。

  沁柠还是一脸懵,“娘啊娘,您真的同意爹爹纳妾啊?”

  “当然啦,人都是娘亲自为你爹爹挑选的。”

  那晚,轩洛子和楚连翘在书房聊了半宿。

  沁柠有点落寞,她穿了一件鹅黄色的长纱衣,坐在院子的秋千下,环抱着自己。

  院内略有秋风,却不冷。

  想起小时候爹娘恩爱深情的回忆,她多少还是有点悲伤的。她虽性格闹腾,全是仗着家里干净单纯的氛围,爹娘恩爱,又疼惜下人,一切都很好,才让她活得这般快乐,可如今,好像曾经的那份坚守,变了味道。

  “郡主,你今晚莫名伤感。”

  沁柠的眼神,一直盯着一个地方,“桃子,你说,是不是所有的感情走到最后,都会变味。”

  “郡主,老爷和夫人是有感情的啊,正是因为相爱,夫人才会支持老爷的任何决定。”

  “可是,”她的眼神黯淡,“可是,毕竟是纳妾啊,他们曾经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感情,不复存在了。”

  “郡主你别想太多,即使是纳妾,老爷最爱的当然还是夫人了,夫人今天不也是很高兴的嘛。”

  “也是,”她叹一口气,“娘今天,确实高兴。”

  果子披了一件鹅黄色披风,“郡主进屋吧,入夜了,外面冷。”

  沁柠摸了披风,上面绣着淡黄色的桂花,那是她最喜欢的花。开此花之时,就是她的生辰。

  她起身要进屋,身后是熟悉的声音,喊了她的名字。

  “沁柠啊。”

  她回头,是师父轩洛子。

  沁柠有点奇怪,这还是师父第一次这么叫她,平时都是喊她“柠儿”。

  “师父?”

  沁柠调皮的凑过去,左瞧瞧右瞧瞧,“哟哟哟,师父这可怜巴巴的小表情,我爹爹说你啦?”

  一直盯着沁柠的轩洛子知道自己失神了,赶紧回过神,“没,只是许久不见你,你......又长高了。”

  “师父,我都这么大了还长高啊?”

  “柠儿治疗癫痫的办法,”轩洛子盯着她的眼睛,“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子做你的夫君。”

  沁柠一脸坏笑,“师父要给介绍夫君?”

  “你先回答师父。”

  “我自然是喜欢侠客,喜欢江湖男子,也喜欢自由男子,像师父这样的男人。他们善良、功夫好,不是醉倒在纸醉金迷的酒桌上,也不是贪婪在官场上。我祝沁柠要嫁的人,不图门当户对,只图他的侠义之道。”

  轩洛子看着她,没说一句话。

  “师父?”

  他还是死死的盯着,没说话。

  沁柠拿手在他眼前晃,“师父?你中邪啦?”

  轩洛子这才回过神,“你以后,会嫁给这样一位男子的。”

  “那自然,如果我找不到,师父可得帮我找,毕竟你认识的比我多得多了。”

  “柠儿,皇宫你喜欢吗?”

  沁柠猛摇头,“不喜欢,规矩多,不好玩,而且你看宵朝哥哥,当了个皇帝,我基本再没见过他。皇宫规矩太多,四方的天,四方的地,连鸟都是宫里的味道,没有一点野趣。要是在那过一辈子,我宁愿去死。”

  “闭嘴!死不能随便说,”轩洛子一脸严肃。

  “哦哦,师父今晚不回了吧,娘把房间都备好了。”

  “不必了,你师父我是爱自由的,你是知道的。”

  说罢,他欲走,弥留之际,又转头看了一眼沁柠,“柠儿......可能你自己也不知道,什么对你才是最合适的吧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进屋吧。”他摆摆手,跨出了柠风院的大门。

  沁柠呆站在院内,又是一脸懵,“桃子,师父今晚好奇怪啊。”

  轩洛子到了余柳街,街市少灯,只有拐角弯处的酒馆子冒着光亮,罗一牵马跟在他身后。

  他要了好几壶酒,靠在窗户上,外面霜露凝重,他的心也是霜露凝重。

  一壶壶热酒下肚,周身畅快,心也不再紧缩。脑子里飘着的,是祝老将军那句“沁柠要入宫选妃、沁柠要入宫选妃......”

  一次次、一遍遍的,来回飘荡。

  飘的他心乱如麻,只能借酒消苦闷。

  夜色撩人,他抬头看一眼酒馆,再看一眼无人的街市,暗自发问,“柠儿,到底什么才是适合你的呢?”

  “是皇家的荣耀,皇上的宠爱。”

  “还是侠义的江湖,自由的味道。”

  其实,连轩洛子自己,都不知道这个答案。

  - 未完待续 -

  凉子新开的连载,特别俏皮、简练的小说,哈哈哈哈哈,图个轻松愉快。没事就更新一下,不知道有没有人追追追追!有追的,留言支持一下,哈哈哈哈。

  

  凉子往期文章推荐

  甄嬛传7:除夕倚梅园,一见渣龙误终身。

  ▲

  给凉子点“在看”的小可爱,最可爱了~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