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庚辰本 > 正文

天使的乐章外国民间故事

时间:2021-11-25来源:无限王牌网

  曼妮是个战争孤儿,她的父母都死于德军的轰炸。她流浪到了小城布里奇。虽然这里已经被德军占领,但在一片白色恐怖中,这座小城定期举行的音乐会还是给人们带来了些许的心灵安慰。

  曼妮的父母都是音乐教师,受他们的影响,曼妮从小就十分喜爱音乐,而且极有天赋。一天,趁守门人不备,机灵的曼妮混进了音乐厅,台上正在演奏的是小城最有名的小提琴家珀恩斯。精彩的演奏让曼妮听得如痴如醉,她禁不住大声喝起彩来。所有的观众都把目光投向了这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,曼妮意识到自己闯祸了,正想偷偷溜走,冷不防一只大手揪住了她的衣领,老鹰抓小鸡似的把她拎了起来——正是音乐厅的守门人。

  守门人正准备把曼妮扔出去,台上的珀恩斯却停下了演奏说:“请等一下。”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,珀恩斯走下台来,牵着曼妮的手走上了舞台。他说:“我的音乐是献给苦难的祖国和人民的,这个小女孩有权听我的演奏。我将把自己的下一曲献给她。”台下沉默了片刻,随即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。

  珀恩斯拿起了小提琴。正在这时,音乐厅的大门“砰”的一声被撞开了。进来的是伪市长考夫特,他的身后跟着一群党卫军。考夫特说:“珀恩斯先生,德军城防司令今晚将为党卫军首领的到访举行盛大的欢迎宴会,邀请你参加演出,请你马上动身。”

  珀恩斯冷冷地答道:“考夫特先生,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习惯——我从不为侵略者演奏。”所有的人都为珀恩斯捏了一把汗,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拒绝这样的事了,但这一次拒绝的是以残酷而闻名的党卫军。

  果然,可怕的事马上就发生了,那一群党卫军冲上台去,当着所有观众的面,在小曼妮的尖叫声中,对珀恩斯进行了残忍的毒打。珀恩斯很快被打倒在地。一个军官高声宣布:“从今天起,珀恩斯将不准再在舞台上演出,任何邀请他演出的人都格杀勿论。”

  这件事使珀恩斯深受刺激,他变得有些疯疯癫癫。从此以后奥卡西平和苯妥用药有啥区别,人们很少再在城里看到他,他经常带着他的小提琴跑到荒郊野外去,对着那些树演奏,一拉就是一整天,不仅如此,听说他还和那些树说话。在路上碰到他的时候,他也从不和人打招呼,总是两眼发直,口中喃喃自语,好像谁也不认识了。他还常常在深夜的大街上游荡,神色可怕,把碰见他的人吓一大跳。起初,大家都很同情他,不少人暗中帮助他,可是接下来发生的可怕事情让人们开始害怕起他来。

  第一件事是伪市长考夫特的死。一天早晨,考夫特被发现惨死在家中。这件事在小城里引起了极大的轰动,人们议论纷纷。很多人都在传说事情与珀恩斯有关,因为头一天深夜,有人看见他在考夫特的住宅外游荡。很快,珀恩斯就被抓进了警察局,受到严刑拷打。但没多久他就被放了出来,因为警察也拿这个疯疯癫癫的人毫无办法。

  不久,小城里又有一个人死于非命。这个人是铁匠哈吉,他是个有名的老实人。哈吉死前的那天夜晚,又有人发现珀恩斯在他家附近出现,行踪诡秘。而第二天,哈吉就被发现倒毙在大街上。

  一些恐怖的传说开始在小城里流传。人们纷纷传说珀恩斯受到了魔鬼的诅咒,他走到哪里,哪里就会有可怕的事发生。珀恩斯变成了一个不祥的人,人们纷纷疏远他。

  只有曼妮对这些传说毫不在乎。上次在音乐厅里发生的事让她坚信珀恩斯是一个好人,她常常跟在珀恩斯的后面,离得远远地听他演奏,她觉得那些演奏依然是那么美妙。

  这天,曼妮又跟着珀恩斯来到了郊外。转过一块巨石,珀恩斯却不见了踪影。这里一个人也没有,静得可怕,想起关于珀恩斯的那些传说,曼妮不由得心里害怕。突然,天空中响起了巨大的轰鸣声。这声音勾起了曼妮心中恐怖的记忆,她捂住耳朵,尖叫起来。一双温暖的大手从身后揽住了曼妮。一个熟悉的声音说:“孩子,别怕。”曼妮回头一看,揽住她的竟然是珀恩斯。曼妮惊恐地说:“这是魔鬼的声音,我的父母就是在这声音里死去的。”珀恩斯摇了摇头郑州哪里有癫痫病医院:“孩子,这不一样,这是天使的乐章!”“天使的乐章?”曼妮不解地看着珀恩斯。珀恩斯肯定地点点头:“是的,当年你失去父母时听到的那些声音,是法西斯的飞机声。而现在,盟军开始反攻了。这些声音是盟军的轰炸机群发出的,它们正在去打击那些害死你父母的人。孩子,请相信我,这是天使的乐章。”

  珀恩斯的话让曼妮很快平静下来,珀恩斯牵着她的手走进了小树林。那一天,珀恩斯为她一个人演奏。在随后的日子里,珀恩斯开始教她拉琴。因为有音乐基础,曼妮学得很快。不久,珀恩斯就开始教她练他自己最近谱写的曲子——《天使的乐章》。

  这一天,珀恩斯严肃地对曼妮说:“孩子,明天是个特别的日子,我将教你《天使的乐章》最后一节。我有一把好琴,是我祖父留给我的,我将用它来教你。但有一个问题,那就是我们每天出城的时候都要经过德军的检查站,即使是我这样的疯子,每次也要接受检查。我担心他们会抢走这把琴,但我发现,他们对你这样的流浪儿不大在意。明天我把琴交给你,你想办法把它带出检查站,到那里找我。”他指着远处的山顶说,“我将在那里教你《天使的乐章》最后一节。”

  第二天,珀恩斯交给曼妮一个提琴盒,嘱咐她一番后先出城去了。曼妮感觉琴盒沉甸甸的,比普通的琴重多了,轻轻摇摇,竟然有哗啦哗啦的声音。这是一把怎样奇妙的琴呀?曼妮忍住了自己的好奇,她把琴盒放进一个装破烂的袋子里,再在上面放了些捡来的破烂,顺利地通过了检查站。

  到了山顶,珀恩斯已经在那里等她了。接过提琴盒,珀恩斯显得非常激动。但他并没有马上打开它,而是郑重地把它放到了一旁。他拉着曼妮的手,把她带到了山后,拨开一丛灌木,指着山下说:“孩子,你看,我们发现了什么?”山下是一个开阔的谷地,曼妮曾经在这个山谷里玩耍过,但自从谷口有了德军的岗哨,就再也没有去过了。现在,顺着珀恩斯的手指望去,她发现山谷里多了些东西。仿佛是一夜间长出了许多棵大树。南宁癫痫医院哪里比较好仔细看她才发现,那不是大树,而是披着伪装的大炮!山下,竟然是一个经过精心伪装的德军重炮阵地!

  曼妮疑惑地看着珀恩斯,不知道他要干什么。珀恩斯拉着她坐了下来,说道:“孩子,我知道大家都以为我是个疯子,也知道有很多关于我的传说,今天我想给你解释清楚。”

  原来,珀恩斯并没有疯,他装成神经失常,只是为了保护自己。那一天深夜,珀恩斯在外面游荡的时候,发现一个人从考夫特家的院子里跳了出来,这个人就是铁匠哈吉。跟着,就有警卫大叫着追了出来。珀恩斯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对考夫特的痛恨让他在一瞬间就做出决定,他冲上前去,把哈吉推进一条僻静的巷子。而自己却冲了出去,引开警卫。

  珀恩斯从警察局出来后,哈吉找到了他,对他表示感谢。同时告诉他,自己是地下抵抗组织成员,正是他暗杀了伪市长考夫特。从那一天起,珀恩斯加入了地下抵抗组织。

  哈吉每天都会通过电台接收来自盟军的指令。珀恩斯从哈吉那里了解到,盟军已经开始大反攻,而且很快将进攻布里奇。但有情报表明,德军在这附近埋伏有一个重炮阵地,如果不摧毁它,将给盟军造成重大伤亡,但谁也不知道这个阵地的具体位置。于是,珀恩斯自告奋勇担当了侦察任务。他利用自己的疯子身份在荒野里游荡,很快就发现了德军的重炮阵地。

  哈吉通过电台和盟军约定,将在进攻发起前摧毁德军的重炮阵地,哈吉将负责指引目标。但不幸的是,就在前些天,哈吉的身份暴露了,他随即被特务杀害,而珀恩斯刚好想去找哈吉,因此被大家误会。

  曼妮紧紧地握住了珀恩斯的手:“我从来不认为你是个疯子。在我的心中,你一直都是个好人。”珀恩斯笑了,他看了看天色,说:“天黑了,那个伟大的时刻就要到来了。孩子,让我们做一些准备来迎接它吧!”

  曼妮不明白珀恩斯说的伟大的时刻是什么意思,但她发现,珀恩斯激动得眼睛闪闪发光。<新疆癫痫医院怎么样/p>

  珀恩斯要曼妮找一些干柴。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,山上风很大,冷飕飕的,曼妮以为他想生火取暖。但山顶上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,周围的灌木又都是湿漉漉的。曼妮要到更远的地方去找,珀恩斯掏出怀表看了看,叹了口气道:“算了,来不及了,咱们开始吧。”

  珀恩斯拿出了平时拉的那把琴,严肃地说:“曼妮,你找个能听到琴声的地方藏起来,藏得越隐密越好。”曼妮不知道珀恩斯要干什么,觉得既紧张又好玩,她找了个小山洞把自己藏了起来。在这里她可以清楚地听见琴声。

  珀恩斯大声地说:“听好了,这是整个曲子的高潮。《天使的乐章》,最后一节。”他的表情非常庄严,仿佛回到了神圣的舞台。悦耳的旋律响了起来,在寂静的夜空中传得很远,曼妮用心记着。

  山下有人在用德语喊叫。突然,一束探照灯光射到了珀恩斯的身上,德军发现了他!但珀恩斯全然不顾,他在探照灯光的光束里镇静自若地演奏,仿佛自己身处的是聚光灯照耀的舞台。有德军喊叫着向山顶跑来。

  曼妮紧张得忘记了害怕。突然,天空中响起了闷雷般的轰鸣声,天使的乐章!曼妮突然间明白了什么,激动而又害怕。

  突然,珀恩斯放下了小提琴。拿起了曼妮带来的那个琴盒,打开,把一些液体倒在了自己身上。随即,他的身上燃起了熊熊大火,瞬间,珀恩斯就变成了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炬!原来,那个琴盒里装的是汽油!

  巨大的轰鸣声越来越近,越来越低。几乎能够看见飞机巨大的身影从珀恩斯燃烧着的头顶掠过。突然间,山谷里腾起了一个巨大的火球,紧跟着又是一个,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此起彼伏,山谷变成了一片火海!

  多年后,一个美丽的姑娘站在了金色大厅的舞台中央,以令人热血沸腾的鼓声为前奏,用小提琴拉响了那首《天使的乐章》。她就是曼妮,一曲结束,大厅里掌声雷动,而曼妮自己,早已泪流满面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