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庚辰本 > 正文

异旅-长篇鬼故事-

时间:2021-11-25来源:无限王牌网

初涉诡境

我是个网络恐怖小说家,为了捕捉灵感,我特别喜欢旅游。

当我最近遇到了一个瓶颈时,我选择了充满山水胜景以及神秘岩洞的桂林,但是没想到我要旅行的消息放出去后,一堆亲戚都嚷着也要去玩,连男友阿克也决定来凑凑热闹。就这样,一个有点儿奇怪的团体诞生了——我、妈妈、外婆、阿姨、阿克五个人决定一起去桂林。

我带了随身的小笔记本,预备有灵感时就写下来,所以当我们搭上了游览漓江的船,明明眼前看到的是美丽的烟雨风光,我满脑子却想的是有没有什么怪兽鬼魅会突然跑出来,或是沉睡在水底的千年龙精出来把船给掀翻了之类。当我兴奋地把脑中构思的情节说出来和大家分享时,却换来了老妈的一阵臭骂:“拜托你出来玩别讲这种不吉利的话好不好?鬼月就快到了,你就少讲几句吧!”

我满肚子不爽,只好默默把灵感记在本子上,然后专心看着两岸的山水风光,虽然小说还是写不出来,但看着这些漂亮的风景,着实也让我心情好了不少。

游完漓江风光,我们又搭车来到附近的一个小县城,因为第二天一大早就要去参观山上的岩洞,所以今晚得在这个小山村下榻。

一向惯于享受的我,~听见晚上要住的酒店只有三星级,就忍不住开始抱怨,成都治癫比较好的医院是哪里更受不了的是,我们换搭的破旧游览车越往山区开,路边一整排的房子就越变越少,而被浓密的树海取代。在山路上开了将近一小时,绕过了一座山头,才看见一栋低矮的旅馆出现在树海后面。这时车上团员早已经睡得东倒西歪,窗外也已黑得快看不清不远处的树林了。

导游冷不防地拿起车上的麦克风,老旧的麦克风发出吱呀的恐怖声响,顿时把车上旅客吵醒了大半。我本来瞪着眼看着窗外一棵棵飞逝而过的树木,仿佛还隐约在漆黑的树林里看见一对黄黄的眼睛,被导游这一吓,移回了目光。

导游打着哈哈说:“我们马上就要到今晚住的旅馆了!不过对各位游客先说声不好意思啊!因为旅馆位于山区里面,所以接下来有一小段路车子不能开进去,麻烦大家走进去哦!”

大家气呼呼地下了车,高声抱怨着以后不选这家旅行社了。

我和妈轮流扶着身体还算健壮的外婆。通往旅馆的路不算宽敞,旁边的树林近看比刚才在车上看有更重的压迫感。我想起刚才在车里看见的那一对黄眼睛,不禁一阵发毛,不敢再乱看,只跟着导游走,心里想着不至于山里还有什么精怪猛兽的吧?

怀着戒慎恐惧的心走了大约十分钟,才终于看见我们今晚要住的旅馆全貌。

大约五六层高的楼房,外观看起来给人继发性癫痫跟原发性癫痫的区别一种破旧的感觉,旁边有零零落落的几家卖手工艺品、字画和仿冒皮包的小商店,还有几户民宅。我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真可笑,白天还在想着要怎么构思我的恐怖小说,到了晚上怎么又变得这么害怕?

导游像是松了口气般把我们带进旅馆,团员见终于到了旅馆,抱怨声也减少了些。

“请各位团员在这儿稍等一下,等下旅馆的人就会来帮你们分房间。”

导游说完,就到柜台去办理登记手续,不一会儿,就有~个服务人员拿着房卡来分配房间。

那人长着一张尖白脸蛋,两道下垂的八字眉,看起来有点儿阴沉。我盯着他看了几秒,才发现这样不太礼貌,连忙把目光收回来。他也不搭理我们,只是冷冷地发着房卡。

“水小姐,301号房。”我连忙接过房卡,将另一张交到跟我同房的外婆手上。他又接着喊:“邓小姐,302号房。”我妈跟阿姨也拿了房卡。但等其他团员的房间都分完后,却迟迟没有分到阿克的房间,我正想问,他才冷着脸把最后一张房卡交到阿克手上:“赖先生,408号房。”

“等一下!为什么我们都在三楼,只有他在四楼?”听到这不公平--的安排,我立刻出声抗议。虽然我们本来就说好他自己住一间,但是楼层差了一楼,联络甘肃那家医院治癫痫病好什么也都不方便啊!

“赖先生订的是单人房,只有四楼才有,而且三楼的房间也住满了。小姐若不满这安排,请你自己去跟我们经理说。”他将房卡发完后,好像交差了一样,不理我的抗议就走了。

“喂!你等等!什么态度?”我大怒。阿克连忙拉住我:“好了,别气别气,就差一楼而已,我们也别给人家添麻烦。房间里不是有分机吗?你有什么事就打给我,我保证两分钟以内一定赶到。”

这时,导游办好手续回来,说道:“大家都分好房间了吧?这间旅馆是没有电梯的,所以要麻烦大家爬一下楼梯。大家晚上没事可以逛逛这附近的几家商店,东西很便宜的。明天早上七点半在一楼餐厅有早餐……”

导游交代了一下第二天的行程后,就提着她自己的行李上了楼。我们也只好叹口气跟着上去。我跟外婆住的是301号房,好不容易爬上三楼后,还要沿着走廊一直走到最里边。

房间遇诡

刚踏上三楼的那一瞬间,我忽然全身发冷,背脊发毛,就好像有人站在我身后,用冰冷的目光凝视着我一样。我神经质地回头看了一眼,身后的走廊灯昏昏暗暗,但是除了陆续跟着我们走上楼梯的团员之外,并没有看到其他陌生人。

三楼房间约莫有二十间,让我觉得奇怪的是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哪个比较好,刚才那个苍白脸说三楼房间都住满了,但是我从进旅馆开始,就没有见到其他旅行团的人,如果他不说,我还以为今晚只有我们一个团住在这里,而且除了我们几人的脚步声外,走廊静得几乎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,住满了人的旅馆该是这么安静的吗?

算了,我看自己大概是成天胡思乱想,才弄得自己疑神疑鬼的。

穿过黑暗的走廊,到了最里间,我将房卡插入房门。那门发出吱吱的声音,像是十分老旧。一推开房门,一股霉味直冲而来,我连忙拿了外婆手上的另一张房卡,插在门口的取电开关里,房间里的灯才不情不愿地亮起来。空调启动后,那股令人不快的霉味才散去一点儿。

房间里是很普通的旅馆摆设,两张床中间隔着一个小矮柜;昏黄的灯光让房里稍显暗了点儿;浴室略为狭窄,但还算干净,但是当我打开水龙头想洗个手时,水龙头里却流出了黄褐色的水,让我惊叫出声。

“这水好脏啊!”我大声抱怨。外婆慢吞吞地来到浴室:“不要紧,大概是太久没用了,让它流一会儿就干净了。”

“啊?可是好恶心啊!”我将浴缸里的莲蓬头开关打开,流出的也同样是黄水。一想到等下要用这么脏的水洗澡,就让我全身起满鸡皮疙瘩,但是这么热的天,玩了一天也不能不洗澡啊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